未分类

麻豆传媒大片在线看

杨景行的一上午的时间都在当老师,偶尔调笑但是上课很认真。两个学生也严肃对待,似乎真的有竞争意识了,直到李迎珍推门叫吃饭,她们才高兴地发现已经十二点过了。

李迎珍的儿媳妇今天看样子是大动干戈了,六菜两汤的豪华配置,而且还有糖醋排骨和冰糖蹄髈这种要功夫的。

杨景行看着饭桌就蠢蠢欲动:“混了这么久,终于到今天的真正目的了。”

主厨不太自信地笑:“她们说你爱吃,肯定没饭店的好。”

杨景行摇头:“家常的才最好吃。”

赵兴夫邀杨景行小酌一口,为了打消李迎珍的担心,还要杨景行下午继续上课,别急着吃完就开车走。

李迎珍就想起来叮嘱杨景行:“晚上尽量少喝酒,最好别喝,成天都担心。”

赵兴夫好像很了解杨景行的进展,笑问:“部门领导了还没专车?”

杨景行苦笑得都懒得解释。

李迎珍好像有点愤世嫉俗:“生意人的手腕……连群冠,几大洲都有自己的专职司机,几个国际航空的贵宾!”

赵兴夫有点同情地看着杨景行:“人各有志,是不是?”

师父则宽慰:“这方面你放心,老师不会强迫你,只管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校园女神小军的午后惬意时光

嫂子好心:“让陈群冠帮你介绍一下,进个国外的好公司。”

李迎珍吩咐儿媳妇:“盛饭……”

李迎珍家的饭桌特色是不多说话,就听杨景行这个菜好那个汤美地油嘴滑舌,让厨师斗志昂扬地下决心要大展拳脚,明显吓到了喻昕婷和安馨。

李迎珍是真不关心饭菜,问杨景行:“暑假还回不回家了?”

杨景行说:“回去一趟,过中元节,可能下周末走。”

李迎珍点点头,对安馨说:“昕婷父母过来了,你们也稍微放松几天,准备开学。”

嫂子热心:“到了直接到家里来,附近酒店也多。”

赵兴夫妇唱夫随:“周末的话我就开车去接了……”

喻昕婷摇头:“他们不让我接,说耽误练琴。”

李迎珍问安馨:“你父母上次住的酒店怎么样?”

安馨说:“环境一般,还贵。”

杨景行笑问喻昕婷:“你也有点小积蓄了吧,把房订了。”

喻昕婷嘻嘻,但还是点头。

嫂子建议喻昕婷:“上课要涨价了,到家里来住了的学生没有那个价的……”

赵兴夫呵呵问杨景行:“你如果现在开小课,什么价位?”

师父有些叹气:“名气没打开,不好说,很多家长学生就看这个。”

杨景行自己有定位:“只要是女生,免费。”

李迎珍训一桌人:“吃饭,多嘴多舌。”

可安馨还是要说:“教授也没收我的钱,他的得意门生也学到了这一点,我们只能用加倍的努力回报。”

杨景行点头:“我一节课收肉麻鸡皮疙瘩一斤,你这句话够付十年学费了。”

喻昕婷咯咯乐……

吃完饭,喻昕婷和安馨帮忙收拾,杨景行几个男人看新闻。

忙着忙着的喻昕婷想起来:“有冰淇淋,你要不要?”

杨景行欢喜:“来一个。”

喻昕婷犹豫:“有几种。”

杨景行不挑剔:“随便拿。”

安馨拒绝冰淇淋,就只有赵兴夫陪杨景行和喻昕婷吃。李迎珍现在愿意聊聊天了,跟杨景行说张楚佳的近况,还想起来杨景行的启蒙老师胡以晴。

杨景行说:“她要结婚了,本来上半年的,后来推迟到十月份。”

李迎珍深思的样子:“婚礼你要参加吧……我也随个礼,你帮忙带去。”

杨景行疑惑:“没必要吧?”

李迎珍摇头正经:“要,我欠她一个谢谢。”

杨景行惊恐:“这种话我不能转告。”

安馨抑制不住似地哈哈两声。

李迎珍却忧心:“不知道楚佳交朋友没,我也不方便问,你可以问问。”

杨景行愧疚:“没什么联系,偶尔网上留个言。”

李迎珍宽慰:“她会理解……这么多学生,我就最挂心她。”

杨景行吃醋地招呼喻昕婷和安馨:“我们走了。”

喻昕婷和安馨完无视,甚至李迎珍也不理:“从附中到研究生毕业,十多年时间,在我身边时间最长,有时候像个女儿。”

杨景行说:“您放心,以她的性格和才华,会生活得很幸福。”

聊了一会,李迎珍就要去午休了。安馨和喻昕婷本来也养成了这种习惯,但是今天决定继续上课,杨景行还没布置作业呢。

到课间休息,杨景行了解地催女生:“快去快回,学费早点上完。”

喻昕婷嘻嘻笑安馨:“你,我没有。”

安馨也调皮:“我帮你编麻花。”

喻昕婷转身跳开,等安馨出去了后问整理乐谱的杨景行:“那个胡老师叫什么名字?”

杨景行说:“胡以晴。”

喻昕婷又问:“教授说要谢谢他,是不是因为你?”

杨景行笑:“估计是。”

“肯定是!”喻昕婷有信心,又心虚地小声:“我也该谢谢她……”

杨景行不明白:“那是为什么?”

喻昕婷挺没底气地组织不好语言:“还不是,差不多一样,如果你没跟她学,她没教你,可能就不会认识你,我可能就考不上了……”

杨景行不要脸地点头:“这么说我也要谢谢她。”

喻昕婷想了一下就呵呵,又好奇起来:“她结婚的时候你们同学都要去啊?”

杨景行猜测:“估计不会,我们这一届好像就我一个考音乐的。”

喻昕婷点头,有点伤感:“我以前也是,周围都没人学,所以初中高中都,也没时间交朋友……别人还会觉得你清高,难以接近。”

杨景行笑:“可以想象,我还知道你是你们班最高的女生。”

喻昕婷又很不好意思了:“大部分时间都没在学校,好多同学都不太认识……”说着这姑娘突然蹦起来:“对了对了对了!橙子你还记得吗,原来备考的时候加她好友,可是考试后就没见过她,前两天她突然给我留言了。”

杨景行有兴趣:“她怎么样?”

“可能不是专门给我留的,可能给所有人说的都是一样的。”可喻昕婷还是挺高兴:“她就说她又可以直面自己的人生了,要去寻找和追求另一种灿烂的生活。”

杨景行笑:“她脱离苦海了。”

喻昕婷咯咯:“就是!可惜我不知道怎么回她好,后来她也没再回我……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你。”

杨景行假设:“如果我没考上,也没帮你改谱子,到现在你还记得我吗?”

“那时候认识的人我都记得!”喻昕婷很认真,又愤愤:“如果我没考上,你才不记得。”

杨景行自信:“不可能,美女我过目不忘。”

喻昕婷理直气壮心直口快:“考完之后你从来没联系过我!”

杨景行笑,解释:“我不好意思邀功。”

喻昕婷犹豫了一下才似乎宽容地一笑,跳回最初的话题:“那参加婚礼的时候,你送多少红包?”

杨景行想了一下才说:“一首歌的稿酬。”

“那么多……”喻昕婷惊呼,然后又欣慰:“论坛上说你好话了,说你写流行歌的时候一点也没卖弄。”

杨景行惊呼:“真的是好话?”

……

到下午四点多,杨景行要离开了,两个学生送老师到门口。

回到家,杨景行换了一身稍微正式点的衣服就出发了,六点差一点到的外滩,期间接了甘凯呈两个电话。

电梯上楼走进餐厅,迎宾区有好看的门迎在守候,问明杨景行的来意后,对方似乎就变成了宏星公司的人:“杨先生,谢谢您光临程瑶瑶小姐的专辑发行庆功会……”递上精美的卡片,程瑶瑶的专辑封面做的封面。

杨景行也谢谢,可对方还没完呢:“还有,要麻烦您一下,您能在这个笔记本上为程瑶瑶小姐写一段祝福的话吗,这是我们饭店为她准备的惊喜小礼物,还要麻烦你帮我们保密哦。”

接过笔,杨景行看看本子,已经翻过了十来页,他也没翻看,直接在新的空白页写下祝万事如意,然后署名。

门迎还是再次感谢杨景行,然后还送了饭店的小礼物,然后再派人送他,杨景行说不用。

甘凯呈没完骗人,休息区的长条沙发上,就坐着他和另外一个女人,正在侃侃而谈。

杨景行和从单人沙发上起身迎接的楚晓彤点头致意一下后就朝甘凯呈走去,楚晓彤就识趣地原地坐下了。再朝里的走廊上也有不少休息沙发,庞惜和兰静月对面而坐,庞惜看见了杨景行,也没过来。

杨景行走得很近了,正在说法国酒文化的甘凯呈才随着对面女人的视线发现他。

甘凯呈完没骗人,是个年轻而且挺漂亮的女人,而且打扮妆饰能再给漂亮加分不少,姿态神情也加分,总体属于难得一见的。

甘凯呈站起来,保持着绅士的微笑和语气对年轻女人说:“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杨景行。”

杨景行看女人,点头一下:“你好。”

甘凯呈再给杨景行介绍:“她叫nile。”

尼蔻起身动作的幅度和速度也是专业的,一点微笑朝杨景行伸手:“你好。”

杨景行伸手,再度:“你好。”

尼蔻似乎对陌生人之间手指接触的时间和程度把握也讲究,说:“和你朋友聊得挺开心的。”

杨景行笑:“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一点,语言能力匮乏,给我打电话说认识了个十二分的美女,叫我说,应该是十二万分。”

尼蔻给了一个保持礼貌的冷笑。

甘凯呈讽刺杨景行:“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杨景行不屑:“我是你一万倍。”

尼蔻稍微笑一下。

甘凯呈继续讽刺:“难怪你写不出歌词。”

杨景行不反击了,说:“你们先聊。”指一下走廊里。

尼蔻理解:“有事你忙。”

看见杨景行过来,兰静月跟着庞惜起身迎接,但是言语不客气:“臭男人!”

杨景行欲转身:“我去帮你传话。”

兰静月才不怕:“你去,就说我说的!”

杨景行在旁边坐下了侧头再看,赞美:“都很好看。”兰静月今天只是彩妆和头发精致了一些,相对来说庞惜的变化更加突出,衣着和妆容都是。

兰静月似乎不需要杨景行的奉承,庞惜心思也不在:“莫经理,唐经理和明经理到了,先进去了。”

杨景行点头,然后讨好:“兰秘书,我能不能求你件事?”

兰静月警惕:“什么?先说。”

杨景行谄笑:“下星期四,能不能不安排,我有点事。”

兰静月不屑:“你直接给老板……那个臭男人说。”

庞惜先认真起来:“星期四……二十三号?”

杨景行表明态度:“我们听制作部安排,不准假也没办法。”

“准!”兰静月善心,突然又得意洋洋的样子起来对杨景行说:“我老板厉害吧?瞬间上手,聊了半个多小时了,要是以前……”

杨景行点头:“厉害厉害。”

兰静月好心提醒:“学着点。”

有人来倒茶水,兰静月还是估计甘凯呈的形象,没有乱说了。

坐了一会,尼蔻和几个人就从休息区过来了,男女老少的,都有种富丽堂皇的感觉。走过杨景行前面,尼蔻顺便看一眼:“再见。”

杨景行点头一下。

过了一小会,金牌音乐制作人甘凯呈也从那边过来了,本也是昂首阔步,却让兰静月讥笑出声。

甘凯呈在杨景行旁边坐下,可兰静月隔着两个人还是要威胁:“我告诉嫂子!”

甘凯呈高雅:“欣赏美,赏花赏月一样。”审视杨景行:“别说你第一眼没有被惊艳。”

杨景行笑:“有。”

兰静月低声恶毒:“你要不是有这个身份,谁理,看别人身上下,再看你,大叔!”

甘凯呈笑:“起码不打听八卦。”

正说着,业务部经理孙云宏带着他的秘书陈阿玲走了过来。甘凯呈好像是遇到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起身招呼:“孙经理,很帅啊!阿玲,越来越漂亮了。”

杨景行跟在甘凯呈身后,双方互相打招呼。陈阿玲也问候杨经理好,然后夸赞两位同性多漂亮。其实陈阿玲自己更不赖,兰静月不久说过吗,宏星公司的秘书中,最狐狸的是凌薇,其次就是陈阿玲。

看样子,陈阿玲和庞惜更亲密一点,都要拉着她去一边坐了。

麻豆传媒大片在线看已关闭评论